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雕刻时光。  

2009-03-08 01:3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约了一个采访,地点在北师大小南门对面的雕刻时光新店,时间是下午四点,对象是雕刻时光的老板,庄仔。

在往西北方向行驶的车上一直发呆。心里那点子对于雕刻时光的情结又被翻起一角来,虽然已经三年没有去过那里了。并不是抱着怎样“朝见偶像”的心去的,只是提起雕刻时光就仿佛摊开了旧回忆。

为了让摄影师可以先收工,照例是先拍照后采访。拍照的时候,为了活络他的状态,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于是说起差不多八年前,我其实曾经在北大小东门外成府街上的雕刻时光老店门前,跟他打过一场羽毛球。他当然是不记得了,于是又聊起当年隔壁的那间藏饰店,聊起曾经有一阵子我还跟他很熟稔的藏族老板,还有某一场他的店意外被砸个稀巴烂的事故。然后庄先生还终于想起了那怪怪的藏族老板名叫才让。

七八年前无关紧要的一些细节,以及一些如今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的人,突然很熟门熟路地被提起,仿佛不曾有记忆力减退这回事。

那个五月的成府街上的安静下午,它可以被记住当然并不是因为这场球。那段时间几乎天天去雕刻时光打混到深夜,也当然不是恋上某种咖啡或招牌的Cheese cake这么简单,15元一块的Cheese cake对于穷学生来说尚算奢侈。

似乎可以清楚记起那天的所有细节。牛仔裤,灰色T恤,等一个人来,无能为力的安慰和欲盖弥彰的伤口。其实那时候我们都不懂该如何表达痛,更无力化解。

最难过的一段日子。无处投奔的离乱情绪,就在那段支离破碎的时间里,消散在雕刻时光柔软的音乐和热闹却无需与人交谈的安全感里。每每从下午消磨到深夜打烊,彩色马克杯里的12元美式咖啡可以免费续杯一次。期末考试前,在夜晚的人声交织中吞下整本分析化学课本上森严的字句公式,然后从越来越近的漆黑拆迁废墟里穿过,绕到大门去潜回宿舍。

 

八年以后的这个下午,和庄老板在新店的角落座位里聊了好久的天。围绕着一个既定的采访主题,闲扯了很多有的没的。互相讲故事。阳光变成斜阳在面孔上分割出明暗,直到最后消失。

这是最新的一家店,仍然有恨不能将全副家当用大包包搬来这里的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坐在窗边敲打电脑,喝东西,掏出相机来拍窗外风景,甚至贴一个私家玩偶在玻璃上,宾至如归。

聊完了采访主题,聊海角七号,聊台北,聊文艺腔,聊两个同样文艺腔的人不能生活在一起。聊了一些许久不曾跟人聊过的话题,以一种许久不曾使用过的用语方式。

很久没有做过采访,很多时候即使做到有趣的人,也不过是拍摄和采访现场一个来回穿梭的管家,只需保证一切顺利进行不出错,然后送人离开或开心说拜拜。不会跟谁交心,不会感动到对方或被对方感动。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新街口一带的街上隐现着某种交杂了学生气和市井气的味道,和东边的气味不同。

气味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事。就像一次采访或一次聊天里游丝般的气氛,或者某一种自以为是奉若至宝的形式感。或许与此同时他人对此毫无知觉,甚至弃如敝履。

 

好吧,拜庄先生所赐,有了这篇没头没尾不得善始善终的日志。

就这样吧,想说的都说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