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现实游戏。谁妥协谁坚持。  

2007-10-21 0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里凤凰台在播放林怀民与云门舞集的专题。访问林怀民本人及其周遭的友人,同事,从他出生一直讲到最近的云门舞集北京公演。

说到1987年台湾解严之后,大环境陡然宽松,云门于是在金钱热潮中难以为继的那一段。林怀民说了一句话。大意是,当环境变得民主和自由,当你拥有自由之后,你就只能向自己的内心去寻找。

很朴素的一个道理。也是现实周遭与内心创造力之间的有趣悖论。

在此之前,云门舞集上演的舞码,内容不外乎都是在白色恐怖的文艺夹缝中,寻求自由及文化脉络的呼吸,呈现一种备受压抑的呼喊与释放。

而在此之后,林怀民一个人跑去印度,在菩提树下打坐静思,真实澄明的内心成为他和云门唯一的解救。

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就是这个道理。当大环境不佳,外在的一切很容易成为创造力上的障眼法。就如同批判的观点更容易迷惑旁观者,令人觉得充满权威。轰炸周遭环境的种种硬伤,在情绪和心智上,都不需要更多累积,便可达成。

然而一旦获得自由,平安及祥和升平。向外的矛头失去目标,平稳的生活和环境才构成对创造力及内心清醒的真实挑战。

但关于现实与内心之间的角力,仍然有未尽的陷阱和暗巷。

比如半夜两点,有人在长途电话上讲说两小时的情义道理。其间用很大一段时间说,好多人的生活外表光鲜,其实不过是为人卖命,有什么值得欢天喜地。相比之下,他觉得自己更坚持自我的清醒,以及对现实大游戏的不妥协。

这个论点,只看外表的话,很容易得到支持。但在当时,以及挂断电话之后,一直在怀疑,我们对现实泡沫的不妥协,究竟该以何种方式进行。

好友留言给我,说成年之后,青春期已过,原本尖锐、不加掩饰的叛逆或可转变为一种形式柔和、却又强大坚硬的对抗。这是成人的方式,圆滑、务实、有效。说的虽然是别的事,但在人生大道理这件事上,道理都是可通用的。

一直在想,有人沉溺现实,忘记对抗,逐渐退掉灵性,堕入庸常。有人进入现实轨道,做常规工作,然而内心清明,与现实的混沌与假象之间暗自保持有力的对抗。有人选择出世,干脆拒斥现实浸染,保持纯然自我。也有人,一边与现实交融,一边以这交融本身作为对现实的唾弃,与此同时却找不到可供离弃现实的出路。

并不想做更多好坏判断。只是疑惑,先使用过那些脸孔和身体,然后别过头言之凿凿,说那些情感都是假的,那些身体都是脏的。而自己是清醒的。有什么意义。

用接受现实规则的方式来唾弃现实规则。就好比先每天陪酒陪到肝硬化,然后大骂所陪的那些人猪头鬼脸,大叹身不由己。又好比先杀掉一个人,然后回头说杀掉他也不过是为了释放内心苦闷,并由此验证杀人这件事还真的是很虚无。有什么差别。

其实可以不需要这样以身作则,身体力行。

每个人都有固执的坚持和偏执的底线。不要试图挑战或改变我的底线。也请不要歪曲我的意思,并将这歪曲传播下去。最后还要回过头来要求我解释。

这就是我有时候讨厌跟人说话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