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荒诞的。疏离的。我不要的。  

2007-10-01 23: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间,非常,非常地崩溃。在这美好的,无聊的,十一长假第一天的晚上。

爸妈都来了北京。意料之中的,在一天之内陪吃了两顿政治饭。大而无当,虚有其表,食不甘味,坐在巨大的餐桌旁,极度地无所适从。想不出为什么要这样的原因。而接下来的假日里还要继续。

真的讨厌和恐惧这些人情世故。在自由自在惯了之后,这更加倍地让人崩溃,无法忍受。有些东西,根本不可能因为习惯所以默默接受,更别提认同。

根本不认识的长辈,在巨大餐桌的那一头,端着酒杯,望着你,殷殷期望,喋喋不休。愿望或许多么美好,但现实多么让人厌倦。找不到事情打发时间的时侯,就一边发呆一边慢慢地转桌子中间的玻璃圆盘,旁人看来,一幅安静懂事的模样。一桌子华丽的食物,沉默地被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有烟火气,没有美味的热情,根本不像食物,像道具。

一桌子人来来回回地互相敬酒。寒暄。聊年纪。聊子女。聊工作。聊谁谁谁怎么样。聊你在哪里工作。你结婚了没有。聊人生时代大道理。

最恐惧的一种情形接二连三地重复发生。在座某长辈听说我在时尚杂志做事,于是发表对时尚的看法。就听着。接着听说我们杂志是健康杂志,于是旁人说,这位谁谁,那位谁谁,你都可以采访呀,多好的范本。就只能忍着。

只好傻笑,反正,说也说不清,也没有解释清楚的必要。

 

神经质地不断想起未完成的工作。在十一假日当天分别给三位同事打电话说工作。一边觉得这是相当变态的做法。于是在电话的结尾,忙着跟对方道歉,说不好意思假日还要打扰你。

隐隐地觉得是在逃避和抗拒什么。或许是因为,只有在说工作的时候,才得以保留一点正常生活的气味。好像一切都未被打扰。或许。

 

打扰。我用了一个多么没有良心的词。又因此而觉得不安。

但事实如此。其实一直是不知道该怎样和父母亲和平相处其乐融融的人。一直有某些矛盾和异样无法解决,横亘在中间。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自己越来越习惯一个人生活的自由,这样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但我们又偏偏要因为年纪的增长而掩饰这些冲突,好似到了这个年纪还嫌父母跟自己无法沟通就是叛逆期过分延长了。而到了这个年纪还在父母面前耍叛逆也是一件不够成熟理智的丢脸的事。好像。

所以,要怎么办呢?

下午去看新房子。结构已经盖好了。据说到明年春节之后,就差不多可以开始装修。两百二十几平米的大房子,是国家机器对父母贡献给军队的三十多年生命的物质报偿。在一切都还裸露着的房子里看了一圈,最靠近门口的那一间就是计划中我要居住的屋子。

周围的邻居,统统是来自同一个机关,同一个大院,同种背景身份的,长辈们,及其子女们。

在成都的时候,跟YX聊天。说到这个房子,突然觉得慌张。我说,二十六岁了住回家里去,还挺荒唐的。

YX说,没关系,一年里也可能发生很多事情的。

我说,对,在一年之内,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了。说的时候,就像是在找一条出路。

回到爸居住的酒店。妈居然说起,现在房子也快有了,就差一个合适的人了。

什么人。

你说什么人。

未来好像又已经被画好了。一个男人。结婚。然后仍然,住在家里。和父母一起。

突然之间,深深地绝望。

我开始知道,少年时,为什么会一直着迷于,一个看上去能够带自己逃离的男人。逃得远远的。

这个可爱的巨大的城市。好像它马上就不再属于我了。归属感再度丧失。心里竟开始疼痛。

还是在成都的时候,记得跟修聊天,聊别的事,偶然间说起父母将要搬来北京的事。虽然还在至少一年之后,我却已经开始觉得紧张。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想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我会对他们好,孝顺他们,但可能不再能忍受,住在一起。

 

妈住在我家。从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就开始打扫卫生。一天之内让家里再次回到横平竖直一尘不染的模样。回到家的时候,所有摆在桌面上的看起来不必需的物品统统被收起来。偶然问起,我们十月号粉红丝带的那期杂志,你看到了没。她说,我来之前,家里订的杂志还没到。我说,我不是就摆在桌上的。她说,我哪还有时间看杂志?!

……

写字的时候,妈在背后来回忙碌。安全感一点一点被耗尽。

我就是这么别扭的孩子。一边觉得不安,一边绝望。一直对热烈的感情有过分的需索。但一直找不到恰当的方式。也因此一直都没有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