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年关的龃龉和念想。想也没想就要被扔进2008了。  

2007-12-31 22:2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办公室里气压低到爆。天神护法们纷纷莫名其妙地板起面孔追求最后放假之前没有意义的高效率。有若回光返照,好像过完了今天就要散伙,不要再继续过下去了一样。

三年来第一次这样讨厌这间办公室。被逼在脸前步步追问的时候,有一个时刻恨不能挥掌大叫兼崩溃哭泣一个,以警世人。当然最后还是忍住了。当真崩溃不过是火上浇油,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之外,只会显示出你心理素质不够优良。

恨不能一手一脚替你盯紧每一步发稿流程并盯牢每一个涉案人员的那种气氛,真让人灰心丧气到底。结果是工作节奏大乱,半桩事也做不出来。

狐狸被不依不饶地折磨了一阵子之后忙不迭地拖着箱子赶去机场了。人们开始陆续离开办公室。走的时候纷纷说着新年快乐,明年再见,放假愉快。突然间开始分发礼物。这其乐融融的氛围还真是转得突兀。

莫名其妙地跟人约去国际饭店顶层的旋转餐厅吃饭。我喜欢城市的高处,但不太喜欢旋转餐厅。因为旋转令人头晕。尽管速度极慢。而且旋转餐厅的饭菜,味道通常都普普。

天色已经全黑。窗外是东长安街周围的大片高大建筑及密集灯火。车水马龙。从前一天起开始席卷全城的大风令温度骤降。餐厅里很冷。饭菜冷得很快。

想我究竟是留恋这城市和这工作的什么。与此同时也在辩驳究竟是工作中的种种细节真的令人厌倦,还是厌倦不过是种逃避担当的借口,实际上不过是不够勇敢坚强。

总之,这新一年的工作,并不怎样令人特别期待。

到死都不会认同,层层扒过皮的文字,真的会有多么菁华。当然厌倦的核心也并非仅只这个而已。

 

再前一天的晚上,凌晨三点半平躺在床上睡不着。陷入平躺着却仍然头晕目眩的离奇状态。心脏慌得很厉害。是纯属生理性的不适,并不关心理上的任何事。

关掉灯,看着漆黑一片的空间,伸开两只手掌。不适感让身体不断翻覆。每当这种生理上很困苦的时刻,就会在心里觉得无助。恨不能蜷回母体里去,得到不容分说的照顾。

第二天跟端端讨论这算是什么健康问题,最后还是把原因归结到颈椎不好上去。好吧,2008年祝我颈椎健康,心脏健康。

 

无端端开始看手相。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发现过手心纹路跟自己类似的人。一般人的手心里只有三条主要的纹路,两条横向的好像是代表钱财和婚姻,一条纵向的则代表生命长度。

而我的左右手心里,横向的纹路都有三条。从小我就知道我是独一无二的“四条线之手”。长大以后,不敢去找命相老师来看手相,很怕万一他托着我的手掌,蹙眉沉思,欲言又止。。。

什么样的命算是好命呢。人命是这么叵测的事。

 

妈妈在电话里很迂回地说,新的一年万象更新,那个,个人问题也要抓紧。语气甚至有点怯生生的,像生怕激怒我这个古怪又执拗的女儿。

这样的角色转变,简直是时间飞逝人变老的最好证明。做妈的从小就是我心里威严的象征,一向只有我怕惹怒她没有她怕惹恼我的份儿。大概她也最清楚我生性固执本性难移,说不见就当真不见,万一弄巧成拙拖得更久,大概更令人操心。

二十六岁。有很多年里一直将这个岁数设定成理想中结婚的年龄。那时候用银戒子绑了头发丝来玩结婚年龄的鬼怪测试,结果竟也合心合意是二十六岁。想当时还盯牢那只上下跳跃的戒子紧张万分。

好像看来还是不得实现。结婚当然不能当作一个目标来按时按点分期分步实现。既然实现不了,也就算了。也并没有什么好遗憾。

只是一直以为,单身生活对我而言并不存在任何缺陷。冷暖自知,自给自足,没有任何怨言。

却在某个狂风大作令整个人瑟缩起来的时候,开始怀疑,我究竟是需要一个所爱的人,还是需要一个人,能在各种需要温暖的时刻,紧紧拥抱,而已。在那个时刻,恍惚觉得好像可以随便找一个差不多还好的人,就嫁了。

爱情是什么呢。什么人才算是深爱的人呢。需要的究竟是爱情还是温暖。这个几天以前才在电话上跟自称找不到答案的人言之凿凿振振有词的问题,突然间仿佛失掉了立场。

好在又去跟Rekki李老师吃了顿饭。最近几次跟李老师吃饭,都取得了答疑解惑茅塞顿开的效果。真是一仙还有一仙仙。

李老师挑着麻辣香锅里的午餐肉和圆白菜,镇定地说,到最后我们要的都是温暖。即使是爱情也可能没有温暖。而没有温暖就不会幸福。而那些不懂得如何面对事情解决问题的男人是不会给你幸福和温暖的。假设我们的标准已经降低到需要一个人可供依靠。那他连这个都不能提供,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好吧。说得很对。于是食欲重振,继续抢辣椒堆里的牛肉丸子吃。

简单地说,一个人的气质如何,气场怎样,直接影响到你愿不愿意与之长久拥抱,以及与之拥抱的感觉会不会美好。

 

爬上QQ,罗老师安稳稳地在线呆着。打招呼过去,答曰刚在pplive上看完王菲的最后一场演唱会。最后一首《人间》还没唱完。嗯,当真是神宅一枚。

罗老师问,你年终总结写完没。我惊诧一下,说为什么要写年终总结。罗老师答得很巧夺天工,说作为一个Blogger,在年关怎么能不写年终总结呢?

呵呵,服了。

 

突然想起每次有新人来上节目,出道13年的前辈罗志祥同学每每提醒人家,你要记得你今天第一次站上舞台,第一次表演给大家看时候的这种心情。之后回想起来,你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做。

第一次的成就感。第一次抱歉和羞耻。第一次感动落泪。第一次绝望。第一次的喜欢。第一次的爱情。第一次的忍耐和妥协。第一次对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生活,Say Yes or Say No。还记得多少。

或者,如果不记得第一次,知道什么样的人和事是Yes或是No,也是好的。翻阅旧日志,满二十岁时的文字,二十二岁生日时的记载,二十四岁生日时的荒诞,二十五岁生日时的再次荒诞,2005年的总结,2006年没有总结,2007年又快要过完了。这时候连慨叹时光飞逝都显得没有意义。

2007年,这个数字到现在为止看上去都仍然很具陌生感。好像一切都尚未发生。7对我来说就是这样奇怪的数字。

这一年最好的事:平静地接受自己,并接受自己与周遭人们的关系。大哭与大笑都没有障碍。知道什么是自己能或不能接受的,并接受这一点。有很多个好朋友感觉上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对人们之间的感情方式不存太多无谓奢望。爸爸妈妈都过得轻松愉快。自给自足。

这一年不好的事:健康情况不太优。数次感觉与现在的工作若即若离。工作节奏招人诟病,并给自己招致不快。对最好生活的认知仍然暧昧不明。

 

在新旧年交替前后的几天里,北京刮起不可理喻的大风,裹挟着强劲的冷空气,吹散了连日的雾气阴霾,同时令温度直线下降。大风呼啸吹过城市建筑间的每一个巷道,狠狠刺激着外露的皮肤和呼吸道。

电视里芒果台直播跨年歌会,在深圳的世界之窗。难道只有在南中国的城市才有可能举办跨年Party么?

和一对年轻夫妇一起去吃饭。妻子怀孕6个月。坐在车后座上看他们坐在前面的背影,听他们说着工作,按时起床,做卫生,这样的话题似可绵延一生。妻子戏谑丈夫与少年时的前女友的聚会,两人拿以前的事开着轻巧玩笑。

突然想,或许拥有一个伴侣,一个家庭单位,一份稳定工作,然后在这个格局里兢兢业业,安稳度过一生中许多的日子,这大概是上帝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种管理泱泱人间的最省力的方程式。否则这没有格局没有边界的人世,还真够让他老人家抓狂。

Anyway,曾经遥不可及的伟大的2008年就要来了,亲爱的我们都新年快乐吧!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