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长假。24岁。累。  

2006-10-09 02:01: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兰州回来了。非常疲倦,不知道为什么。

10月1日
 
  上午离开北京的时候,北京很热,阳光明亮。机场有去西安的飞机,滞留长达2小时,却得不到任何正当的解释和安置,愤怒的乘客开始聚集在登机口,围着值班经理吵架。所幸飞往兰州的飞机准时开始登机,而且准时起飞了。
  一路熟睡。中间醒来吃了顿飞机饭。再次睁开眼,发现窗外已经能看得到地面。地面上一片黄土,没有任何遮挡。知道快到了。
  这种草木不生的黄土地貌总是令人下意识地心生悲凉。这是不是就是来自西北的文艺青年们身上某种沉默与悲凉基调的原因。
  怎么扯到这上面来。
  走出机场的时候,一大片强烈的逆光。所有人都是剪影,辨不清面孔。直到距离1米才看到父母二人站在面前。两人都来接我这种接待规格让我有点意外。
  回家呆了一会儿,然后去跟不认识的长辈吃了顿政治晚饭。阳澄湖闸蟹当季,不问世事地细细吃完了一只公螃蟹。本来还想再吃一只的,一想再吃一只又要半小时,就客套了一下没再吃。现在想起来后悔死了。
  晚上去百盛陪舅妈挑衣服,结果不慎赶上了9点到12点的限时抢购。买完一堆东西才反应过来算错了返券的账,吃了一半的亏。空调开暖风,热得头昏眼花。
  晚上睡觉觉得很冷,压了很厚的被子。

10月2日

  中午又跟两家长辈吃政治饭。某家的儿子说话的腔调还是很欠揍。就是那种,让人一边后背发冷一边恨不能报以老拳的腔调。声音已经天生讨人厌,语调逻辑还要乖巧且自以为是,没得救。
  席间不知被谁点破今天是我的生日。结果是非常意外地公开吃了一只生日蛋糕,对着一桌莫名其妙并不亲近的人吹了蜡烛许了愿并喜气洋洋地将蛋糕分给众人。众人奉上生日歌,狼心狗肺地觉得无趣,掌声响成一片的时候突然心里非常地慌张杂乱,来不及想象,许的愿望变成世界和平,身体健康。这样的大而无当。
  饭毕,火锅店楼面经理率领四人小合唱队挤进包厢里来,说是要唱生日歌。一时间手足无措,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例行公事的四位演唱者,两个在笑,一个没表情,还有一个脸很丧。觉得像是无端触了霉头。
  我的24岁生日。还能比这更毁坏么。
  对了,凌晨2时收到李考拉同学的生日快乐短信,还是很快乐的。唯一的生日快乐短信。谢。
  一直无聊地想,那些并未奉上生日祝福的朋友,究竟是亲近,还是远离。竟不能说出这其中的分别。
  每当我存了过生日的心,生日都过得很荒诞。今后要认清这个现实。

  下午去华联影城看了《宝贝计划》。很搞笑,观众们一起笑。总算有一些轻松的事。

  晚饭又是政治饭。无趣到发指。为了迁就某人和某人太太的口味,一堆人马点菜点得唯唯诺诺,连大闸蟹都不肯给我吃。凭什么啊,你们乱严肃个什么劲。
  再次领教某种介绍我的方式。这是某某某的女儿,是北大毕业的,很厉害,自己找到工作,自己在北京……
  靠。每个人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在某大上研究生,都在学口腔,军校,哦原来你的导师是某某某,啊您的女儿跟我是同学……
  意义何在。

10月3日

  约了TXY出去,她倒先上来看望我爸妈。最后不知怎么就演变成晚上我们两家在一起吃饭。我妈再次对TXY同学的开朗个性大为赞赏。我对她说,幸好我不是男的。
  不然在这个密集结对成亲有如近亲繁殖的大院里,我们不正好是天生一对。连想都不用多想。
  牛鬼蛇神全滚开。
  约了FYP和LYY出来见面,又约在百盛的牛。想来这尊石牛变成聚会的标志物也将近十年了。半年多没见的两人一只日渐肥胖,另一只正逢与女友吵架,脸于是很丧。
  去广场南口的陈云砂锅店吃了砂锅,然后去新开的好乐迪唱了一下午歌。相安无事,不相谈。然后我和TXY去与两家父母共进晚餐,菜色还是一样地无聊。然后原班人马约在广场东口二楼上的避风塘,喝下三杯乌梅汁同一杯热奶茶,所有谈话都似敷衍。
  一时间仿若生分。人声嘈杂,我们又有什么分别。
  对面的红人F开始不断接听电话。然后不断看时间。果然是另外有一局人在呼唤,说是在迪厅。忽然之间无限厌倦,说你走,你快走。
  节假日难得,又何苦拦在一处不许人家去作乐。要走就走,是还要挽留什么。又有什么立场。
  余下三个人又枯坐了一会儿,L同学与女友吵架的后遗症余威犹在,言语寥落,原来六年之后也还是一样,不知该怎样交谈。
  跟TXY一起慢慢走回家。走进大院西门,沿着西墙内的道路往里走,突然觉得异样。
  自从搬家到另外一幢楼之后,已经很久没再走过这条路。高中的时候,天天都要从这里出门去上学,再从这里回家。那时候。
  近午夜时突然收到LYY的短信,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某某的事。今天扫了兴,对不起,有空再聊聊。云云。
  有什么好聊的呢。

10月4日

  快乐的一天。吃政治饭吃到极度厌倦,跟我妈两人躲去华联影城看电影,丢下我爸一人继续去吃政治饭。
  《东京审判》的确看得人心里发闷。该死的。想起上个月碰到的那个名叫嘟嘟的白痴上海女人,曾经留学日本,她说抛开历史不谈,抛开历史不谈,人家真的比我们好。历史都是上一代人的事了。跟我们这一代已经没什么关系。
  你怎么不去死。
  《丛林大反攻》非常一般,几乎睡着。
  晚上去看望舅爷爷和奶奶的时候,把右手上的大象戒指弄丢了。凭吊一下。再见。

10月5日

  写稿子写不出。中午和家里亲戚们吃火锅。讨厌整日喝醉酒的人。父与子一脉相承,醉了之后也令人一样的憎恨。
  生理期。天气很热,身体很冷。疼到颤抖。不再有耐心跟人有礼貌。

10月6日

  稿子仍然写不出。头昏眼花。晚上又吃了顿很糙的政治饭。
  长假狂奔着就这样快要结束了。疲倦,心有不甘。

晚上在地下室收拾旧东西,几个大纸盒里都是读书时候的课本,笔记,作业和考卷。无意之间翻到高中时候的历史课本,用挂历纸的反面包了白色书皮。书皮已经磨旧了,封底上有某人用粉红色水笔画下的卡通图画。还有难以辨认的签名。

大纸盒子里还有一幅镶好了镜框的画。画面是两个大张着嘴的人脸,仿平克弗洛伊德The Wall封面上的那个意象。几乎已经忘记曾经收到的画。

旧时的印迹。原样放回纸盒子里去。

突然想起一句,尘归尘,土归土。

10月7日

  上午收拾行李。中午去马子禄吃了牛肉面。照例是从二楼买下来一碗萝卜和一碗肉,还有一楼的一碟肉,每次都恨不能一顿吃下半年的去。
  今天的面很咸,结果倒多了醋。
  在机场过安检,照例响个不停。那女人不知怎的就跟我较上劲来,举着探测器具不肯罢休。脱了高跟鞋光着脚又走一遍,还是响。女人的表情困惑如见外星人,好似她的仪器天下无敌,百分百准确,不应有任何意外。
  在飞机上见到一个女生,非常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是小学还是高中时候的师姐。
  睡足一路,连发放饮料也不曾醒来。
  回到家的时候,极度疲倦。所幸地面洁净,井然有序。洗了被单和一堆衣物,打扫,洗澡,然后裹着干净的衣服和被子睡着。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开始下雨。

10月8日
  上班。头昏眼花。视野模糊不清,失去焦距。发现每个人都在困乏。
  端端说,找一天我们再给你过生日,快乐地唱生日歌。
  一整天说话失去所有节奏,言辞混乱,不着四六,没有重点可言。
  皮肤变得很差,差到绝望。

  我在想,究竟还有谁留在我身边。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