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网易考拉推荐

懒人穿长线。懒人写字就一写一大篇。关于年。爱。荒诞和蜘蛛。  

2006-02-14 04:1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是2006年农历的正月十六。昨天妈妈打电话来的时候,再一次语重心长地说,年就算是过完了。该上班的就该好好上班,该学习的就该好好学习了。

  照例用一种佯装满不在乎实际上则非常不自然的语气嬉笑着应对了。自从我由一个彻底安静的孩子变得看上去言语利落之后,仍然一直无法以正确的心态或正确的口吻应对家人之间的对话。当面或是电话上。永远不知道该怎样恰当地表达情感,温暖,亲近,或是愤怒。

  演变成奇怪的语气。心里面退缩,表面上熟络。于是变得虚假,像是说不清的一出戏。一个蹩脚的演员。

  而事实上戏目并不存在。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成长为这样的一个孩子。而在这个时候亦不想深究什么。

  发觉一再地愿意用孩子来称呼自己。这算不算是衰老的标志。我想我需要逛过许多个确知仍然年少的孩子的叶子,才能得出这项研究的结论。



  真诚的文字事实上是个一再自省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相当的勇气,亦会耗费相当的力气。阅读自己写下的文字,看清楚身体里面一直潜藏的坚硬的核。埋藏得越来越深,然而尚未消失,并逐渐融为一体。

  而有一些困顿,迷惑,踌躇,龃龉,我以为它们已经逐渐离开,实际上却逐渐变成身体里面隐而不发的瘤。有如痼疾,说不出有什么伤害。



  其实是想要记录这个农历新年的。一再懒惰,显露天平座本色。却也一再觉得对不起自己,这样荒废无度。

  什么都可以荒废,或是倦怠。除了文字。以及爱情。目前手上紧握住的爱情。

  事实上这个新年是以一种极为荒诞的形式被预热的。妈妈显然非常不习惯我直到除夕前一天才能回家,正如在我生命里每一个发生转变的时刻,她都以一种略显拒绝的姿势延缓了习惯和接受新事物或新时代的过程。像是不甘心什么逝去,或是想要挽留些什么。而这些过程是完全下意识的。提到这种习惯的时候,心里面出现轻微的疼痛。

  可是比除夕提前一天回家的美好愿望仍然因为我百忙之中未能拨冗前去订票处亲身取票,而意外泡汤。面对柜台小姐遗憾的表情,一时间英雄气概勃发,大刀阔斧地立即买下了除夕一早8点30分的飞机。这样一来,我需要在清晨6点30分准时出发,不得延误。

  详细计算过起床,洗脸,刷牙,弄头发,刷睫毛的时间之后,我把闹钟无情地定在了五点,并善意地为自己预留了15分钟的赖床时间。然后躺下来迅速睡着,而此刻是凌晨4点。

  显然我和自己开了一个一厢情愿的玩笑。醒来的时候已经7点20,约好的司机必然也大大睡过了头。总之我拖着箱子飞奔到候机大厅的柜台前的时候,被告知本次航班的乘机手续已在5分钟前停止办理。彼时,首都机场阔大的航站楼里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在出行或者到达。而我被自己想当然地愚弄了。

  一路以小跑的姿态冲到国航的大柜台去寻求改签,小姐很善意地想要帮我改签下午四点半的飞机,以避免我加钱。可是我没胆量迟至下午6点半才在暮色中落地,并在7点半去赶年夜饭的尾巴。一年一度整家亲戚齐聚3大桌的年夜大饭。

  于是整件紧急事件以我心甘情愿地掏出700块钱补签了中午11点半的飞机收场。加钱的原因是,只有头等舱还剩一个座位。像是专门预备给我以供自嘲。

  于是忽然有几近一上午的时间可供浪费,并意外演变成和好友同班飞机。打电话向家里撒谎,把罪责一并推给首都机场高速上虚构的乖谬事故和大堵车。然后坐在候机座椅上四平八稳地刷睫毛,以神采飞扬的面孔掩盖逃荒样的事件本质。



  过年有什么收获。

  许多旧日同学再度碰面,有组织有预谋,我亦是有愿望地赶赴现场。

  其实一向都是分成若干小圈子的。只不过表面上看过去和乐融融,曾是无限团结强盛的一班。相见欢,然而不出所料,不同人种之间的差异仍然无限清晰,不容抹煞。

  幼稚的人以为长大,其实只是穿着成人的衣服鞋子做一样的幼稚举动,看上去更像是心智不健全,可笑可怖。坐在KTV的角落里看这个喝了几口啤酒便魂不守舍的烂麦霸强占每一支歌,就笑,像是看一场滑稽表演。

  亦有整个高中不曾说过几句话的男生,在一群人浩浩荡荡走去KTV的路上,与我聊了半路的工作现状同心路历程。似是两个有模有样的成年人。时而作叹息。时而相互祝愿,配以鼓励。

  和几个较为相熟相近的朋友统共聚了两次。一对旧日曾经苦恋不果的男女再次相见之后迅速再度暧昧起来。见面之前各怀恻隐,相见之后便将一些什么什么抛诸脑后。耳鬓厮磨,黏滞不去。是该要庆祝旧日爱情绵延持久,还是惊恐世事陆离。

  蹈足真心话大冒险的圈套。一班八卦的窥私癖患者,一向是撇弃了大冒险只剩下真心话的。结果是,四个人说曾经喜欢我。其中亦有我一度喜欢过的人。另有一个敬酒大谢我,说当他挣扎着考取电影学院的过程里,只有我陪他并给予关怀鼓励。

  一刻之间忆起许多陈年往事。想起大学第二年,我穿着牛仔裤和黑色大毛衣贴着工地的围墙走进学校东大门时候的步伐,以及一直低头的角度。想起高考以后返回学校报志愿的那个傍晚,一班人站着聊天,和一个好友挽着胳膊围绕操场散步。空气阴凉,暮色正上。

  一刻之间有浮躁。下一刻便心如静水。喜欢自然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年少时候的情感,即使自以为是,也算得上是简单纯洁,带不起什么杂质。于是心存感激,觉得温暖。这样怯懦隐忍而节制的情感,至少值得尊重和感念。

  只是温暖。因为手上有一路笃定的挚爱,所以论及感情的时候,总有一处不动摇的立场。

  一份感情,一个男人,许多事,仍然像金子在手心里默默发光。庆幸,同时可遇不可求。惟有认真珍惜。



  狠狠地打扫卫生,洗衣服,然后在门口的洁白墙壁上发现一只硕大的褐色蜘蛛,被吓得魂飞魄散。一个人呆着还能做什么,惟有面对现实。寻找一个面积足够大长度足够长力量足够干脆的物件来拍死它,然后找到平底炒锅。挥过四分之一圆周敲在墙上,蜘蛛顺利死亡,落在地上,腿都缩起来。还是怕得要死,又拍了一炒锅上去。

  知道蜘蛛是益虫,蜘蛛进门是喜事。可是它为什么长那么多腿。从小惧怕腿多的虫,腿越多越怕,体积越大越怕,蜘蛛,蜈蚣,看到的时候恨不得去死。

  不睡。彻夜敲字。喝健怡可乐。吃了很多个甜蜜的皇帝柑。兀自写字仍然是这样快乐淋漓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