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又一日。 離。

就讓我們保持緘默。 在盛大的寂默中繁花盛開。

 
 
 

日志

 
 
关于我

天平AB。瘦。熱愛銀戒指,濃烈色彩和盛大的花朵。 熱愛句號。迷戀技術。寫繁體字。 描述癖和表達慾與人際關係潔癖同在。 熱愛一切直達內心的東西。對不喜歡的人和事,脾氣暴躁,退避三舍。 討厭被控制。討厭表面繁華,無端熱絡。 更討厭無視別人的情感并以此作樂的行徑。 要纯粹的生活。 请叫我夭夭。

乱。琐事。易逝。厘不清。  

2005-03-09 01:11: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星期在招聘会上投的简历,昨天收到了第一个回应。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广告公司,在建外SOHO,约了下午两点钟面试。是生平的第一场求职面试了,呵呵。

  并不紧张,也没有穿正装,牛仔裤配了前几天刚买的麻布外套就去了。只是脚下换了一双酒杯根的黑色高跟鞋,走路的时候发出清脆的声响。

  地铁里人很多,好像这个城市里的人口又一次增加了一样。有年轻的女人抱一把略为失水的鲜花走进地铁。有人以奋不顾身的姿态向车厢里冲撞进来。肉体在车门处发生钝重的挤压和摩擦。

  建外SOHO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规模宏大。周围的建筑都破败凌乱。低矮的店铺和灰涩杂乱的人群。

  C座17层。据说是国内排名前十的广告公司。然而国内的广告业并未有怎样出挑的创意和业绩,所以不足为凭。半层楼的单位。坐在前厅的桌子前面等待,看公司印刷的册子,喝水,等待,无聊。发现前台小姐和公司里的很多管理者都操着一种陌生的南方口音。湖南人,或四川人,或江西人,浙江人,或都不是。不喜欢的方言。

  面试我的姐姐看上去很大方,觉得舒服。没有口音。聊。问答。标榜自己。笑。

  进了第二轮的最终面试。面试官是公司的大老板。是一个精干瘦小的男人,操同样的南方口音。问了一些相似的问题。回答。笑。标榜自己。他的气场并不太强烈。

  说再见的时候站起来握手,发现高过他半头。

  走出门口时跟刚认识的一个女生说再见。是著名学校新闻系的硕士,也来参加面试。她说话的时候,上嘴唇会绷成一个常见的娇嗔形状,像个小女孩那样。没有防备。



  今天接到了第二个面试通知。又是在SOHO附近。是一家近年来逐渐崛起的景观规划设计院。约了三点。

  路上乘地铁的人更多。地铁里充满了人的身体以及聚集的身体散发出的略显腌臜的气味。非常地拥挤,令人心生怨恨。下车的时候甚至被冲上来的男人推回车里。恨不得掌掴他们的脸。

  出SOHO又向南坐两站的公车。沿途看到大批杂乱喧嚣的人群,散布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是这样的逼仄。令人透不过气来。

  设计院的老板是早我23届的同校同系的师兄。五六十岁,半长的花白头发,灰黑色板材框眼镜,络腮胡子,有浓重的山东口音和一样浓重的北大情结。热情而自负。宣称社会理想与家国责任。似乎有某种呼吸系统的疾病,说话时会不停地扭头,停顿,然后从鼻腔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重新开始呼吸。

  被通知面试的六个人都是校友。突然有厌倦,不想与这么多同样背景的人共事。我并不喜欢他们的某些习性。他们谈话时所特有的某种残疾语调。特别是这个学校里的许多男生。

  集体宣讲之后是个别谈话。其间他透露的某些信息似乎隐藏有不错的个人发展空间和潜力。不能确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疏离。标榜自己。笑。结束的时候照例站起来握手,说再见。院长说,我对你的印象非常的好。

  还是谢谢他说了这样的话。这个肯定看上去还算真诚。



  回来的时候开始厌倦每天标榜自己。温和地笑。说话。表现出开朗与机敏。我究竟能不能接受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

  自由时光就要结束了么。我宝贵的被无情糟蹋了的自由时光。

  我在人们都在下班的时候回来。一日将止,又是如此。想做的一些事情只有一天一天地拖。来不及写字。好多事。考研的成绩出来了。从网上copy排名表,粘贴在Excel里自己分析。大排名118。小专业排名33。一共有487人应考。一共录取50人。大专业录取45人。小专业录取不到10人。希望渺茫,却并不悲伤。

  有遗憾。却并不可能后悔。而留下遗憾是羞耻的事。而后悔并不被允许。就是这样。

  这样一来,我的生活又再次站在与种种操作或人际关系相搀杂的边缘。厌恶。无止境地厌恶。纯属自找。

  j 的确是比我清楚很多的人。要不是她,我甚至也懒得去想要如何分析那张大成绩表。谢。

  

  希望明天可以没有面试。希望《时尚》的面试通知早点来。我决定要重装系统。

  LC-A已经在易趣上买了,找到一个俄国原产地的代理商,用信用卡国际支付。比国内和香港便宜很多,加上运费只要828羊。卡费分三四个月就可以还清。没有压力。相机还没有寄到。

  谁知道在深圳帮忙打听LOMO相机行市的表哥坚持要报销给我,当作是他送我的。心里面非常非常地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